9月4日晚,两台上海凤凰牌二八自行车竟“混进”了音乐会现场
9月4日晚,两台上海凤凰牌二八自行车竟“混进”了音乐会现场。车铃、车轮、链条、踏板,在打击乐演奏家手中,发出奇妙的声音,和交响乐团一起奏出一首“自行车交响曲”。这是上海交响乐团委约“80后”作曲家王斐南创作的《时间之轮》,9月4日晚由指挥家余隆执棒上海交响乐团在沪上演。观众席里事先放置的车铃,在乐曲结尾由观众奏响,台上台下共同完成了这场世界首演。20名现场观众手持自行车铃铛发出的清脆叮当声,一起拼贴出了一幅充满烟火气的城市生活图景这不是上海交响乐团第一次这样“调皮”,乒乓球、高脚杯、水、石头等日常生活的物件,都曾出现在他们的舞台上变成乐器,演奏出非常规的乐音。正可谓:心中有音乐,万物皆乐器。把日常生活的感受放进音乐里凤凰牌二八自行车,在上世纪80年代,曾是时髦的“奢侈品”。没想到,40年后的今天,它竟能变成乐器,演奏出时代之音。台上的两辆自行车是网购来的。有趣的是,两台车竟有不一样的声音个性:一台轮子声音响,一台链条声音响,于是两位打击乐演奏家物尽其用,用十八般武艺发挥其所长。王斐南唯一遗憾的是,两辆自行车“太新了”,轮毂太顺滑,声音不够响亮,刹车阀也没有声音,于是,演奏家对两辆车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人为破坏”。“也许下次演出可以换一辆‘破车’试试。”王斐南说。《时间之轮》排练中皮裙、球鞋、马尾,“80后”王斐南是一位特立独行的跨界音乐人。从林肯中心、柏林爱乐厅到实验小剧场,她的音乐风格跨越先锋古典、独立流行和电子摇滚,被中外媒体评价为“狂野”“难以驾驭”“与众不同”。这一次,她为何要写一部关于自行车的作品?“中国是自行车大国。作为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人,我经历了儿时坐在父亲的二八自行车横梁上的时代,骑着发出玩具声气铃的复古山地车去上学的时代,直到如今到处充斥着共享单车和便携折叠车的时代。我们骑着属于时间的轮子,越过层层的历史画帧。”王斐南说。上海交响乐团打击乐演奏家付艺霏演奏自行车和多个打击乐器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看来,自行车是城市的符号之一。上海交响乐团首张由德意志留声机全球发行的唱片,封面就是余隆倚靠在一辆永久牌老式自行车上,身后是黄浦江,以及隐隐约约的上海天际线。“我觉得今天的作曲家跟从前不一样了,他们的灵感常常源于对日常生活的直接感受,也容易让观众共情。把自行车放到台上,因为它的声音很悦耳吗?其实不是,它更多代表了一种情绪的调度。此外,以前的古典音乐更多的是听觉的产物,但今天,受到短视频的发展和自媒体的影响,它除了‘好听’还要‘好看’‘好玩’,《时间之轮》就是一次这样的尝试。”余隆说。指挥家余隆和作曲家王斐南当代音乐常常被诟病“听不懂”,王斐南坦言,自己在20多岁的时候也曾追求作曲技巧,写过“为难”演奏者也“为难”观众的作品。“但现在,我觉得更高的境界是返璞归真,用简单但有效的方法,写出让演奏者舒服,让观众共情的作品。希望可以通过《时间之轮》让观众感受到,古典音乐与我们今天的生活息息相关。”王斐南说。古典音乐需要更多大胆的尝试《时间之轮》的创作,除了源于王斐南自己的生活经历,也受到她在耶鲁大学的同学、新锐作曲家安迪·秋保的直接影响。2015年夏天,上海交响乐团联合北京国际音乐节委约安迪·秋保创作的《乒乓协奏曲》在沪世界首演。两位运动员变身独奏家,通过球拍、玻璃杯、手鼓等物体运球,乒乓球在让人眼花缭乱的撞击中发出不同的声音,与乐队的节奏完美融合。这让人不禁恍惚:究竟是在听音乐会还是在看奥运会?2015年,《乒乓协奏曲》由上海交响乐团世界首演乒乓球在舞台上的运动有许多不可控的因素,也增加了演出的戏剧性。演出视频在古典音乐视频网站Medici上创下一个月300多万次点击量,引发海内外观众热议。为了拓展音乐的可能性,20世纪的一些音乐家常常在创作和演出中运用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物品,以制造出传统乐器无法发出的独特声音。在作曲家谭盾的许多作品中,就用到了水、石头等物品,发出来自大自然的乐音。去年在上海夏季音乐节首演的中国首部科幻歌剧《七日》,则用到了高脚杯模拟光的声音。当然,《乒乓协奏曲》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的同时不免伴随一些争议,有人认为乒乓球在古典音乐舞台上的符号意义超过实质意义。就此,余隆在采访中表示,他对一切疯狂的、超乎想象的想法充满兴趣,古典音乐需要更多这样大胆的尝试。《时间之轮》首演现场,两辆凤凰牌二八自行车被置于舞台两侧近年来,上海交响乐团委约了一批中外作曲家创作了多部镌刻有中国“基因”的作品,比如陈其钢的《悲喜同源》、法齐尔·萨伊的《中国狂想曲》,安迪·秋保的《功夫协奏曲》等。过去一个多月时间,就有三部上海交响乐团委约新作首演,其中包括和中国音乐家协会交响乐团联盟23家院团联合委约作曲家赵麟创作的交响音诗《千里江山》,和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联合委约作曲家周天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夜途》以及这部王斐南的《时间之轮》。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说:“我们希望汇聚世界力量,创作出更多充满中国元素,同时又能被全世界观众所喜爱的作品。我们也希望这些作品不要演一次就被封存,而是通过不断上演获得持久的生命力,拓展古典音乐观众群。”